•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占星相位研究》之月亮与行星相位篇

    作者: 季野手打 更新时间: 2012/6/2 20:31:06 来源: 《占星相位研究》 【字号: 】 浏览
    [灵魂网导读]《占星相位研究》之月亮与行星相位篇详细介绍
      月亮与水星的相位

      常识丰富。同情的回应。用理性处理情感。善于变通的心智。变化无常的意见。喜欢写日记。

      月亮和水星的组合与常识有关。《牛津英文词典》将“常识”定义为:“良好,健全和实际的辨别力,以机敏和老练的方式应付日常事务,富有睿智。”或许也可以将其描述成精明伶俐。从最佳的一面来看,这种组合意味着水星的冷静,抽离的沟通技巧和推理能力,被月亮的保护,关怀和同情的特质所转化,而营造出体恤和反应流畅的倾向,而且有能力融会贯通不同的观点和意见。从各方面来看,这的确是非常通情达理的行星组合,因为水星关切的是事实,当它和月亮凑在一起时,让人有能力结合事实和有效的解决方法,将过往的经验和目前的感受融会在一起------这当然可以使人变得通情达理。无论是柔和相位或是合相及困难相位,都具有这种才能,不过合相和困难相位必须下一番功夫,才能变得融通。

      这两个行星的组合最糟的表现是感觉过多,情绪反应偏颇,总是考量到自家人的利益,甚至连莫德阿姨在1923年发生的事都记得(Auntie Maud是著名童书“Eddie Dickens"三部曲中疯狂的女主角)。这会令观察眼前情境的能力遭到扭曲,也可能使人无法以最理性的方式解决问题。聆听是月水型人的重大议题,他们之中有些特别具有聆听的能力,有些则似乎完全不懂得聆听。不停地讲话的习惯,会阻碍其中的某些人发展出听别人说话的能力。月水型的人可能会道出一连串的家族史和生活琐事,而且是跟眼前讨论的话题毫不相干的。基本上,你很难和这类人探讨怎样下决定或是解决眼前的问题,因为他们的心不容易专注,尤其是成困难相位以及落在变动星座上面的人。这种无法专注的特质,也可能导致学习上的障碍,因此月水型的学生往往无法在课本上找出重点,最后变成做了一大堆笔记却不得要领。更极端的情况是无法选择性地听,他们会把所有的信息都吸收进去,最后变成资讯消化不良的情况。缺乏专注力也可能导致沟通时思绪紊乱,说话没重点,于是听者只能等待,等待,再等待,最后仍旧听不出什么重点!或许我这样的说法,对这个友善,敏感,富同情心的行星组合是不够有善的。

      月水的相位对沟通非常有利,特别是那些不需要强调任何观点的情况。这类人很善于谈些典故轶闻,其中没有任何戏剧化的内容或危机,也没有清楚的开场,中段或结尾,只是对每日的琐事做出一些机敏的观察罢了。

      这种善于观察日常琐事的能力,特别是人与人之间的感觉,我认为是月水型的人最大的潜力所在。他们叙事的方式相当风趣搞笑,而且完全是从真实的生活里面择取谈话的资料。他们的言行之中充满着奇想,许多谐星都有明显的月亮和水星的能量,即使这两个星星没有相位也一样。他们大部分的笑料都是源自于对日常事物的观察。人们也经常把月水的相位与公开演讲的能力连在一块儿,因为月水型的人既能透过演讲或写作来表达自己的感觉和经验,又能与观众建立真正的情感交流,如果聆听的能力也发展得很好,就可能有模仿才华。典型的月水人很喜欢也善于聊天,但是这种倾向也可能会花掉大笔的电话费。他们很需要把日常的试炼和考验带来的感觉表达出来,包括家庭成员的心情起伏,或是左邻右舍发生的事。

      这类人的姐妹似乎多于兄弟,而且经常得扮演兄弟姐妹的母亲角色,他们往往是付出同情心的一方。他们也会在自己的社区里扮演照料者或代理人的角色。

      此外,月水型的人有时会过于随和,乃至于感觉,观点和意见都时常改变,随着新资讯或新的感受而见风转舵。这类人的情绪和意见都变得很快,他们很少是强硬,粗糙或刻板的。在最佳的情况下,月水型的人很能觉知自己的感受,而且能轻易地将一直在改变的感觉表达出来,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这类人也可能以情绪化的方式执着于自己的意见,以至于将纯理性的观点变成了源自于不安全感的意见,他们的观点会随着情绪改变。这意味着月水型的人对你的感觉会随着时间而产生巨大的变化。那些有困难相位的人很难将内心真实的感觉和理性思考调成一致。

      月水的组合显现的方式,主要取决于哪个行星的能量比较强一些。如果月亮的能量比较强,特别是困难相位,那么此人就很难以客观理性的方式表达自己。如果水星的能量比较强,则可能以过度理性的方式来诠释自己的感觉。同样的一个人也可能在不同的时段里,以其中的任何一种方式表达自己。

      不论如何,一个人的星盘里如果有显著的月水能量,往往能以敏感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和概念。虽然这类人在表达时欠缺清晰度或锋利性,但是他们特别能圆融地理解事物,而且能以和缓的方式与人沟通。

      这类人也很善于写日记。把每天的事件,感觉及反应记录下来。

      月亮与金星的相位

      热爱和平的人。善于合作。很在意公平性。母亲有爱心。美丽的住家。尊重女性。

      这两个行星的本质都很温和顺从,组合在一起会令人乐意与人合作。由于这种温顺的本质,所以当其它的行星和月金形成相位时,就必须仔细地衡量其影响力了。

      假设星盘里没有其他的复杂因素,那么这两个行星的组合可能会带来高度的适应性。月亮和金星的合相及困难相位,的确会令一个人过于适应他人。不论是合相或困难相位都会使人变得过度敏感,容易受伤,或者经常觉得自己遭到排斥。他们很怕伤害到别人,也会尽量躲开困难的情景和挑战。这类人也很难接受批评或批评他人,如果星盘里有其他要素,就可能不计一切地取悦别人。我发现某些有月金相位的孩子(以及成年的学生)在交出家庭作业时,似乎只听得到老师的负面评语,老师可能对学生作出了一堆的赞美,只提出了一点小小的建言,但这类学生听到的通常只有批评而没有赞美。他们会力求完美,而且似乎很容易受伤。

      他们大多是坚定的和平主义者,不过也可能以粗鲁的外表来掩饰内在的这份敏感性,特别是有火星与土星涉及进来的话。对公平与否过度敏感,会令他们以自我矛盾的方式与人起冲突,若是和火星形成困难相位,就可能采取一些行动。

      这两个行星的组合会有善于照料人的父母,特别是母亲。她可能很受欢迎,也很有魅力和风度,但是由被动和屈服于压力的倾向。因此月金型的人会从母亲那里学到如何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长大之后也懂得运用外交手腕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他们永远和蔼可亲,很难以直接了当的方式说出内心真正的渴望。

      有这类相位的人已经被设定好有一位懂的无条件付出的母亲,他们从母亲那里遗传了这种自我形象------很少有凡人能达成的形象。总之,月金型的人会试图活出那个形象,或是期待他人能将其活出来。

      基于某种理由,星盘里成困难相位的人时常觉得自己不被爱,或是童年遭遇过被抛弃的经验。然而如果星盘里没有其他强大而有力的行星,这种被抛弃,被排拒的情况通常很少会发生。困难相位也会让一个人缺乏身体上的温暖感,不过仍旧得看涉及的星座是什么。成困难相位的人也可能有“惧内”倾向,或者害怕两人的关系会出差错。

      这类人的母亲或家族成员,往往带有金星象征的创造力或艺术才华。除非土星或外行星也涉及进来,否则他们的母亲应该很善于满足孩子的需求------或许太善于此道了。

      这类人对排拒和批评过于敏感,可能是因为以往从未面对过这种情况。有时他们的母亲本身也需要爱或是会跟孩子讨爱,以至于很难放手让孩子离去。还有的人会觉得母亲放弃了社交,浪漫爱情及性生活,为的是专注于人母的角色。也有人把母亲体认成过于重视性需求或创造活动的人,而且母亲会因此而有罪疚感。最典型的情况是父亲无法负起滋养的责任,故而强化了女人就等于母亲的概念。由于这类人的家庭背景通常很传统,所以很难把女人看成母亲之外的任何角色,至少她得是一个懂得关怀,保护或滋养的人,而这也许会也许不会制造出问题,关键仍然在于星盘里的其他需求和情况是什么。

      那些主张女人不该只扮演妻子和母亲角色的人,星盘里也往往有这两个行星的组合。认为女人只能扮演母亲的角色,这种想法不但源自于童年经验,而且会投射到外界。有这类相位的女人总觉得扮演传统妇女的角色是一种束缚。星盘里的其他要素,特别是土星和天王星的能量,将会道出他们对这种压力的感觉,包括扮演这种角色是否觉得恰当,面对的态度是什么等等。有这类相位的女孩可能被教育成在头上绑丝带,穿漂亮衣裳,学芭蕾舞的标准女孩;男孩则会被警告行为不可以粗鲁。这样的教育方式也可能跟孩子的期待很吻合,但也可能完全不对盘,端看星盘里的整个情况而定。这里面的可能性当然很多,但无论男女都可能被教育成重视阴性法则的人,特别是那些诞生于1940和1950年之间的人,因为这类人的母亲多半认同传统的女性角色。对那些诞生得比较晚一点的人来说,尊重女性则意味着不以传统的角色画地自限,不过就大部分人而言,尊重女性都意味着必须重新定义女性气质和女人的身份。

      这类人无论家庭背景是什么,在物质层面经常是被宠溺的,特别是在饮食方面。这可能是源自于母亲有罪疚感,所以想拿食物来弥补孩子。在现实层面,这类人也许缺乏或不缺乏被爱的经验,比较常见的情况是母亲本身希望自己是最好的妈妈,而且会对没有活出这份理想感到罪疚。因此有月金成困难相位的孩子容易觉得母亲给的不够多,还有的情况是母亲照料得越周到,孩子越觉得饥渴,因为他接收到了母亲的罪疚感。有的男人则会觉得他们的母亲本来很想生女孩,结果却生了男孩。不论怎样,这类小孩童年总是有许多玩具,还有许多甜食可吃。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月金型的人不论家庭经济情况如何,似乎都很期待或习惯于舒适的物质生活。那些成困难相位的人则会开销过多,甚至令自己陷入极大的经济困境。如果星盘里有强烈的土星能量,这种倾向就会改变。如同太金型的人一样,这类人也往往是慷慨大方和自我沉溺型的人。偶尔这两个行星的组合也会带来犯罪动机,因为很渴望生活里没有挑战,活的平静,舒适和轻松。

      在关系方面,成困难相位的人会以矛盾的心情看待妻子和爱人的角色,而且很渴望统合这两种角色。就异性恋男子而言,这类相位意味着他们可能会跟典型的女人形成关系,她们要不是非常具有母性,就是非常妩媚。当这类人拥有了其中的一种女性之后,又会想要另一种类型的。当然,他们的功课就是要统合内在的这两种典型,深入地去了解内心的这两个面向。

      月金的相位组合经常出现在同性恋者的星盘里,因为这类人不但会被内在的阴性面向淹没,而且很难面对和异性之间的差异性。

      这两个行星的相位,很有利于滋养和照料性质的活动或行业,也适合从事园艺,室内设计或筵席服务的工作,如果星盘里还有其他元素,则这两个行星的组合就会使人变成卓越的大厨。不论形成的相位为何,这类人通常喜爱美食,而且很在意食物的呈现方式,也特别爱吃甜食,经常抱着饼干桶寻找慰藉。这类相位也可能反应出过度甜美或过度热心的人格特质。

      这类人十分浪漫,善感。他们很珍惜过往的一切,而且热爱历史,经常凝视着照相簿里的留影。

      不论相位是什么,这两个行星的组合都会使人渴望保护,关爱,照料及保有;他们自己也渴望被滋养。如果星盘里还有其他的相关元素,那么这类人天生就带有温暖,友善,慷慨及好客的特质,而且非常有同情心,外交手腕和易感。他们对美尤其敏感,也渴望创造出一个舒适的家。他们特别欣赏花艺,音乐及舞蹈。

      这类人也很适合从事室内设计的工作。他们特别在意品味,尤其是跟家有关的布置。他们对居家环境的和谐性非常重视,也很注重家庭氛围。

      如果星盘里这两个行星的组合被强化,就会努力培养“火星”的特质,以直接和诚实的方式确立自己,或者在压力之下仍然保有自己的立场。由于他们过度被动,容易逃避困难,所以也很容易在外面遇上火星型的能量。人们会对他们的懦弱,被动以及不计一切想维持和平的倾向而光火。月金型的人经常和火星特质强烈的人形成紧密关系。

      月亮和火星的相位

      强烈的保护欲望。快速的滋养反应。对不和谐状态的敏感性。情绪中带有一股愤怒。冲突矛盾的情绪。敏感地觉知性爱过程。

      月火成困难相位的人如同太火型的人一样,非常渴望行动,做事情,卷起袖管把手上的计划付诸实践。他们在家里经常有许多活动在进行,而他们的家也不是可以退隐充电的地方,反倒是消耗体力的处所。典型的月火型人总是匆匆忙忙地吃饭,冲进冲出地忙碌着。这种情况究竟会令这类人觉得振奋或是消耗能量,就要看整张星盘及四宫的状况而定了。

      通常这类人的生命里会有许多情感活动,也有许多情绪上的冲突矛盾。他们会觉得很难统合情感需求和其他会形成矛盾的需求。举个例子,他们一面渴望拥有安全感,过着舒适熟悉的家庭生活,另一方面又渴望独立,在性上面得到更大的刺激。他们也可能和伴侣产生争执,譬如摔杯子,砸盘子之类的激烈冲突。他们的原生家庭也往往带有这样的氛围,而且很难避免重复此种模式。所有的月火相位都会使人对冲突或任何一种威胁过度敏感。

      虽然这类人的行为模式带有易怒特质,而且很容易失控,但是这类人,特别是呈困难相位的人,也往往很难表达自己的愤怒。这会导致他们竭尽所能地表明自己的立场,或者因为害怕面对结果而无法表达自己的愤怒。这两个行星如果落在固定星座上面,特别容易压抑怒气,通常只能偶尔释放一点,如果是落在变动星座上面,则会借由暴躁和吹毛求疵的行为来展现他们的愤怒。

      某些月火型的人谈到早期的家庭生活时(特别是对分相),往往会提及家庭成员“从不争论”,却经常对彼此恼火。月火型的孩子会接收这些未表达出来的愤怒,就像海绵一样将其全部吸收进来。

      卡特把这类人描述成友善,富同情心,愿意助人的人。这类人也可以说一向善于保护别人。

      基本上,他们必须统合自我确立与追求安全感的需求。整体看来,月火型的人是可以陪伴在你身旁的好朋友,因为他们喜欢照料别人,若是成困难相位,就会展现出急于保护人的母性特质。但困难相位的问题就在于行为过度极端,所以月火的困难相位也会使一个人太快采取保护措施。

      这类人的情绪多半很容易被挑起,因为他们已经习惯活在缺乏安全感的状态里。他们很容易嗅到危机,而且会以极快的速度产生反应------这种反应有时甚至能拯救性命。月火型的人如同太火型的人一样,也可能是勇敢无惧的进取者。对他们而言感觉就是行动,但问题是他人必须花很长的时间,才能明白他们及他们所爱的人并不是一直活在威胁之下,所以没有必要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随时会爆发,或者只要反应错误就会有灾难发生。由于这类人太害怕冲突,所以很容易产生防卫反应,结果反倒变成了第一个开火的人。

      月火所有的相位都会使人渴望保护自己和家人,以及和自己有情感牵连的人。童年时他们的家人可能遭受过威胁,这些威胁也许是从外面来的,也许是家人之间的愤怒或暴力使然。

      有这类相位的人可能来自很不稳定的家庭,而且母亲随时会发脾气。有位男士的星盘里有月火的对分相,他告诉我说只要他看到非常果决的女性,就会觉得受威胁。他觉得母亲的脾气非常暴躁,父亲则显得被动,无法以直接了当的方式表达愤怒。他的母亲显然是那种很容易在餐厅里表达不悦情绪的人,也很容易到学校去跟老师理论。这位男士把自己描述成一个对不和谐状态极度敏感的人,而且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负面氛围。这两个行星组合起来的关键词可能是“强烈的保护欲望”,或者很容易用夸张讽刺的方式来描述他们的母亲。我知道有某些个案的母亲竟然夸张到觉得孩子随时会遭逢危险,所以到哪里都紧跟在孩子身边。有时这类母亲也会跟孩子竞争,或者潜意识里渴望不幸的事将会发生在孩子身上(月火型的人也可能幻想自己用枪射杀母亲!)。

      回到我们刚才谈到的状态,其实我真的认识一个有这类相位的人,他的母亲竟然跟着他去度蜜月。这一点实在有趣,因为这类人和母亲的确有强烈的性上面的连结。

      这类人的母亲也往往会跟孩子竞争(一般的或性上面的竞争)。有时月火型的人本身也有强烈的竞争性,或者很怕展现这种特质。

      我发现月火的相位和堕胎,小产及早产有关,特别是落在五宫里面,或者五宫的宫头星座是由月火主宰的。这意味着这类人的滋养驱力太过急切,甚至无法充分完成怀孕的过程。这种快速而缩短的滋养过程,往往是月火型的人小时候经验到的状态,就好像他们嘴里的奶瓶随时会被夺走似的,难怪这类人的行为有时就像个哭着要喝奶的婴儿。有关食物和喂养的议题经常是激发他们愤怒的主因,成困难相位的人可能有消化不良和胃溃疡方面的问题,这类人之所以会有这方面的问题,多半是源自于吃饭时心里有愤怒,或是借由吃来压抑愤怒。他们的母亲早期在喂养他们的时候也经常带着愤怒的心情,或者母亲永远在忙其他的事;她也可能在婚外发展别的性关系,所以孩子觉得必须和第三者竞争,才能赢得她的关注。

      有时这类人的母亲也可能很早就结婚生子,或者母亲的性能量很强,而月火型的女人本身生产的速度也很快。

      他们要不是对母亲恼火(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就是觉得母亲是个满怀愤怒的人(经常是如此),或者想替母亲出气。呈合相的人通常比较能意识到自己的愤怒,也比较能意识到自己对母亲恼火,呈对分相的人则会有很长的时间一直误以为是别人在生气,而且会认为别人必须为关系的不和谐负责。月火型的人的愤怒就像他们的性能量一样,往往是令人透不过气来又郁闷的。他们很像童话里的火龙,其实这种龙极有同情心,但总是爱从鼻孔喷气。

      月火型的人经常为自己的家族抗争,或者努力想脱离家族根源。他们也可能在离婚后和伴侣争夺房产。这类人会为了自己的安全保障而与人抗争,和伴侣争房产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罢了。命运的安排似乎不让他们在物质层面获得安全感,以迫使他们发现真正的安全保障是什么,或者情绪层面缺乏安全感的原因是什么。

      这类人通常很早就结婚生子,他们会觉得再老一点似乎就没时间做这些事,也可能找不到任何伴侣了。基本上,这类人总是很急着成家。

      月火成困难相位的人有时会饮食过量,或者有酗酒倾向,也可能体重超重,特别是这两个行星如果落在与肥胖有关的星座上面。他们在孩童时期可能没有被妥善地喂养,包括情绪和肉体层面在内,也可能过早断奶。他们也可能和兄弟姐妹争夺母亲的注意力,或者必须争夺食物。总之,有明显月火议题的人都可能把吃东西当成一种竞赛,就好像食物随时会被夺走似的。体重超重也可能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因为他们经常觉得自己缺乏保护------脆弱易感的人往往会借由厚厚的脂肪层来保护自己。月火型的人不但在吃方面展现出冲动的特质,而且在所有形式的滋养上面(对自己及对他人),都有冲动的倾向。我认为月火成困难相位的人时常会基于“酒后之勇”(Dutch courage,意指必须借着酒意来装出神勇的行为)的需求而大吃大喝。

      月火型的人最大的美德,就是能够以诚实直接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觉(成困难相位的人也可能太过于直接)。他们渴望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感觉,不喜欢情绪上的暧昧性,所以这两个行星的组合一向和勇于表达真实情感有关。

      这类人对性上面的反应也很敏感,在性的议题上显得十分直截了当。

      有这类相位的男人有时会在性上面展现出情绪化,容易嫌恶和令人透不过气来的抑郁特质,同时带有一种天真的表情。马龙。白兰度可能是最明显的例子了,他的星盘里有太阳,月亮,火星,冥王星的四分相,而且月亮与火星分别落在巨蟹座和牡羊座上面。月火型的人不但有一张娃娃脸,行为也像婴儿一样充满着需求,我认为这都跟母亲把性需求投射到孩子身上有关。

      这两个行星的组合有利于木工,室内设计或布置之类的DIY活动。我会建议那些有月火相位的人可以进行一些家中的体力活动,譬如刷油漆或是把墙壁敲掉之类的重建活动。同事这类人也很适合做外烩餐饮方面的工作,或者任何一种涉及到积极滋养的工作,激进的政治活动或是传教活动也很适合,因为这样可以把愤怒的情绪宣泄出来。

      月亮和木星的相位

      夸大感觉。夸张的行为举止。信仰的需求。渴望保护别人。重视教会组织。

      不论月木的相位是什么,都带有善良的本质,夸大的情绪和关怀他人的特质。这类人的同情心很强,往往以慷慨大方的方式回应别人。成困难相位的人则可能会反应过度或是容易轻诺,因为他们认为应该展现慷慨大方的态度。这类人会表现出“超级母亲”的关怀特质,但是他们想要无微不至地照料所有人的倾向,也可能使他们连一个人都照顾不好。

      当木星涉及任何一个内行星时,都可能使人有“扮演上帝”的需求。他们通常有强烈传教和布道的需求,要不是向人解说自己的信念,就是炫耀自己的知识。这两个行星的组合的确非常利于教室和布道坛的工作,这类人也会把自己奉献给促进“成长”的工作,而且能意识到知识带来的自由。除非星盘里有其他要素(譬如和土星或天王星形成相位),否则月木型的人通常拥有与生俱来的信仰,能够在人生的考验及试炼上面找到意义。基本上,这类人既乐观又有哲学倾向,他们强烈地需要某种信念系统,包括宗教,政治或哲学上的理念。这样比较会跟教条主义或时代有局限性的想法对立。不过月木的相位并不会带来旗帜鲜明的对立性,因为这类人关切的是某个议题内含的精神,而非细部观点。对这类人来说,理想的教会应该展现出拥抱一切的母性精神,而且能够为所有的文化和信仰体系里的人带来安全感和庇佑。这类人在政治和其他信仰层面,也比较倾向于慷慨的态度和自由思想。

      月木型的人经常是来自于母亲很戏剧化的家庭背景,而且母亲的行为多半出自于直觉式的宏观理念。这两个行星的组合也可能带来贪婪倾向,不过贪求的多半是能够滋养和维生的东西。如果我们把贪婪体认成过度饥渴的反应,那么贪婪就会变成能够被接受的人性弱点。有时这份贪婪是源自于母亲小时候也没有在正确的时间断奶,所以不论是身体或情绪上面,仍然渴望被滋养------她无法彻底满足孩子情感上的需求。这么一来,家族的模式就被设定了,因此月木型的人才会培养出温暖,体恤和富有同情心的反应模式,为的是得到童年以来就缺乏的温暖。由于这类人必须发展敏感性来回应母亲的需要,所以长大之后这种倾向就变成了第二天性,而从此戴上了笑脸迎人的人格面具。月木型的人一旦觉得情感得到了足够的滋养,也会有超出一般人以上的滋养能力。

      由于这两个行星都关切保护的议题,所以在童年时这类人不是过度被保护,就是缺少保护。通常他们的生理需求会得到过度的保护,情感需求却缺乏保护,因此很难真的成熟。基于这个原因,他们才会有显著的呵护别人的倾向,同事很容易被别人的悲惨故事打动。他们的这种呵护和照料的特质,往往是非常受人欢迎的,但也可能表现得过度。他们的母亲经常过于保护小孩,而且会强迫孩子吃下过多的东西。吃东西这个议题会被放大,甚至会导致成年之后的饮食问题。过度保护一个人其实是让对方依赖自己的一种方式,如此一来反而夸大了自己的重要性和扮演上帝的渴望,这种令人不愉悦的过度保护倾向,可以在希特勒的星盘里发现。他的月木合相在摩羯座,落在三宫里,他误以为迫害犹太人就是在保护他的祖国(摩羯座)。我们会发现他的木星令他深信自己的哲学信念和精神信仰,是世上唯一正确的。也许上述观点对月木这样并非不善良的相位组合而言,是稍嫌不慈悲了一点,因为整体来看这类人还是很有耐性和同情心的。他们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意识不到自己对别人的偏见缺乏容忍力。月木的对分相比较缺乏谦冲的心胸,而且比一般人认为的更自大一些。

      月木型的人往往是不安于室的(特别是落在变动星座上面),有强烈的冒险需求,非常害怕在情感和生活上受到束缚。他们的行为模式比较倾向于轻松自在,不拘小节。月木型的人可能会把自己描述成平易近人,别人却觉得他们糊里糊涂,粗心大意和奢侈。如果星盘里还有其他元素的影响,那么他们就会太依赖运气和逃避责任。

      月木型的人可能会在一生中花一段时间住在国外,理由之一是渴望自由,想要摆脱家庭责任,海外的生活很适合这类人的探险本质,以及情绪上的夸大倾向。月木型的人是不安于室的,无论心智或肉体层面,他们都需要展翅高飞。

      这两个行星形成的任何相位,都有自我沉溺,感情用事和放任的倾向。在他们人生的各个领域里,都很难发现温和适度的美德,所以展现出来的多半是极端的行为。举个例子,他们通常有极端的饮食习惯,譬如有时吃得太饱,有时又把自己饿得半死(后面这种倾向可以在甘地身上发现,他曾经为了自己的理念而断食抗议)。这类人的饮食议题和信念会结合在一起,那些喜欢以断食来抗议的人,星盘里都有明显的月木相位。素食主义者也有这类相位。

      还有的人则会做出二十人份的食物给两个人吃。月木型的人虽然有凡事过度的习惯和随性的生活态度,但似乎也不会遭到什么惩罚。人们对这类人的反应都还算友善,而且多半会忽略他们的瑕疵,因为他们大体来说还是相当有幽默感,待人总是温暖而轻松。他们真的十分关切别人的福祉,所以很适合从事为人谋福利的工作,而这会提供他们一个善用保护本能的机会。不过太木型和月木型的人的确容易显出大家长作风,以及高高在上的态度。

      这两个行星形成的柔和相位,也会使人自我沉溺,浪费和爱冒险,但比较不会展现出自以为是和不安于室的特质。他们也有仁慈友善的本质,但是母仪天下的需求比较不明显。事实上,呈三分相的人反而期待受到他人的宠爱或纵容。

      这类人对宏伟华丽的古老建筑,服饰和传统,有十分强烈的感觉。

      月亮和土星的相位

      自我保护倾向。善于控制情绪反应。行为谨慎小心。母亲有强烈的责任感。渴望恒常性和具体结构。家庭氛围阴郁。家庭业力沉重。

      “家庭带来的安全感是非常虚幻的。基于血缘而期待家人给予情感上的支持,是一种危险的预设,因为父母可能死亡,伴侣可能离去,孩子也会长大成人。有月土相位的人如果一味地想把这些身外之物和自己的情感需求绑在一起,可能会导致更多的痛苦和失望。”------利兹。格林《土星:从新观点看老恶魔》。

      月土型的人往往有一种“内在孩童受困”的感觉,这一点可以从那些绑辫子的女人或是一接近女人就脸红的男人身上看出来。这类人似乎从小就被迫当大人,有点像太土型的人一样,因而丧失了自然成长的机会,情感上的发展也会遭到拖延。

      他们很小就必须负起责任,被迫扮演母亲的角色,也有可能是身为长子,所以必须照料幼小的弟妹。他们的母亲也往往责任沉重,因此他们必须扮演母亲的母亲之类的角色。他们从小就缺乏被父母无条件地爱的机会。无条件的爱意味着:“无论如何我都爱你,支持你,保护你。你的焦虑,恐惧,愤怒和伤感,我都会留意与呵护。”这些正向的教养方式,月土型的人在童年时是非常缺乏的。基本上,他们必须在毫无基础的情况下,学会将这种品质展现出来,或是靠自己去获得。

      月土型的小孩很小就得学会在情感上自给自足。他们自小就接收到一种信息:必须符合父母的要求才会得到爱。他们必须学会为自己负责,不去妨碍大人的活动,而大人也很少有时间顾及孩子的需求。他们的母亲可能凡事都得靠自己,而且责任沉重,整天都在工作,很少有空暇的时间。孩子因此而对母亲的需求极度敏感,很早便学会按照母亲的反应来应对。这种情况造成的影响是长大之后很难以自在的方式产生反应,因为他们的内心不自觉地一直期待被苛责。成困难相位或合相的人则会以谨慎小心和强烈的防卫态度,来表达自己的感觉。

      这类人早期的生活或许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但仍然会有利兹。格林所说的“工作重于娱乐”的情况,长大之后也会抱持这种人生态度。有一回我在工作坊里发现四个学员都有月土相位,而他们都阅读过狄更斯的小说,因此我认为这两个行星的组合与“家庭氛围阴郁”有关。

      家族是务农人的星盘里经常有月土的相位,因为他们的家就是工作场所。这类人的家族也许世代以来都住在同一栋房子里,或者从事同样的工作,结果是很难摆脱掉原生家庭的责任,义务及历史。

      从外人的眼光看来,月土型的人行为模式都十分类似。这类人的行为很讨人喜欢,但稍嫌乏味和刻板。其实大部分的土星相位都带有这种特质,尤其是能量比较柔和的相位,因为柔和相位会使人更敏感一些。这类人的确会竭尽所能地讨好别人。月土型的人是十分脆弱易感的,因为很怕受到伤害,所以会以社会接受的方式来行事,而这会令他们臣服或寻求别人的赞同。土星会令人按照公式化的原则来反应,当它和月亮形成相位时,就会使人过度控制自己的反应,或者会保持低调谨慎的态度,也可能过度热情或迎合。

      也许月土型的人最大的需求就是获得安全保障。只有在觉得安全的情况下,他们才能按照内心真实的感觉来行动,允许自己去发现真实的感觉是什么。这类人越是缺乏安全感,情绪的藩篱就越厚,而这会演变成一种习性。我们在童年时也许真的需要一些保护,但成年之后就必须发展出足够的安全感,才会有能力放下内心的防卫机制,因此这类人必须在情绪反应和情感生活上冒一点险。土星会让它所触及的行星展现出某种形式的渴望,因此当月亮和土星形成相位时,通常会让一个人渴望得到滋养------和他人建立最深的情感连结,获得最真实的安全保障,建立一个家或是家庭,虽然利兹。格林告诉我们这种安全感是虚幻的。月土型的人非常渴望拥有自己的家,一种非常具体的结构,他们在涂鸦时会不由自主地画一些砖块,石头和砖墙之类的藩篱。

      这类人最好的一面就是能够严肃地看待情感。他们永远不会令你失望,至少现实层面是如此。他们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以过度认真的态度看待自己的感觉和过往的历史,进而把整个情绪次元看得很恐怖,也害怕暴露内在真实的情绪,因此无法敞开心门,接受他人的情感回馈。

      月土型的人一向执着于熟悉或曾经走过的老路,对待关系的态度也是如此。他们最后会跟那些类似父母的人结成伴侣,或许这是源自于“任何一种爱都是美好的爱”的隐微感觉。他们很怕独自生活,也可能害怕为家庭负责。月土型的人最渴望的就是当个母亲或是拥有一个母亲。

      我发现有几个罹患厌食症和善饥癖的女性,星盘里都有强烈的月土能量。这类人要不是控制饮食的摄取,否认自己需要食物,就是以饮食过量来滋养自己,以弥补早期没有被喂饱的匮乏感。有的心理学家把厌食症诠释为抗拒当母亲、不想滋养别人、长大成人或是展现阴性的一面。也有的人会无意识地和父亲建立强烈的情感连结。月土型的男人或女人都可能为自己的阴性面向感到困窘,因为阴性法则代表的就是母性、滋养能力、保养、以及表达自己的需求。

      虽然我早先曾经说过,月土型的小孩自小便接收到必须独立自主的信息,但同时也接收到另外一种信息:“不要完全长大成人,因为我需要你。不要成家立业,不要搬走。”这类人长大之后还是会照料兄弟姐妹和父母,或是基于某些理由而无法照料自己的亲人。孩子经常会因为这种情况而被父母掌控。

      有这类相位的女人很急于拥有小孩,也可能无法忍受这种情况。对其中的某些人而言孩子就像凭证一样,能够证实一个女人的滋养能力和女性特质。月土型的人的父母也可能向孩子索取自己从未拥有的照料。这个相位比较正向的展现方式,应该是给与别人自己所渴望的东西,因此月土型的人一旦当了父母,便拥有了治疗童年创伤的机会,他们会意识到渴望拥有家庭,是源自于对安全感的需求。不过当然,家庭提供的恒常性的确是个幻象;其实家提供的是一个认清幻象的机会,以便让我们学习和获得自信心 ,知道自己有能力照料别人以及被照料。只有面对了情感需求背后的恐惧,月土型的人才能在情绪上发展为一个成熟的人

      月亮和天王星的相位

      情感的独立性。突然迁居。需要自己的空间。叛逆的感觉。情绪多变。文化震撼。前后矛盾的行为。

      月亮代表的是我们的需求,当他和天王星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代表一个人最需要的就是日常生活的空间和自由,包括情绪及生活层面在内。这类人的感觉随时可能改变,而且非常需要这方面的自主权。他们痛恨被约束,特别是情绪或生活层面的束缚。生活方式的改变会令他们感觉振奋,有活力,难怪他们会不安于室和期盼改变。这类人对例行的日常活动很不习惯,他们不可避免地会去寻求别人眼中的反传统生活方式。

      那些成困难相位的人容易有童年创伤和令他们震撼的经验------一种突如其来的事件。这类孩子可能会目睹或经验到某种情感上的“切割”,譬如突然丧母或者家里发生了某些事件,让他们再也接触不到母亲,故而有一种被抛弃,排拒或切割的感觉。我有一位朋友星盘里有这两个行星的四分相,她的月亮是落在代表兄弟姐妹的三宫里,因此创伤涉及的是她的小弟弟。她的弟弟在很小的时候目睹擦窗户的工人坠楼而死,那次的震撼实在太强烈,而他的年纪又太小,所以无法彻底消化这个经验。当时他没有哭也没喊叫,但不久之后就得了糖尿病。他和自己的情绪做了切割,导致整家人都跟着封闭起来。他的疾病十分严重,家人因此而遭到巨变和震撼。

      不论真实情况是什么,月天型的孩子通常会过早发展出情感的独立性。人在童年时总有一些事件是需要被大人抚慰和支持的,但基于某些理由,这类人得到的都是冷淡的回应。他们在接受照料或是安全感上面的经验,几乎都是反复无常的。这种遭到排拒和切割的过往经验,会在成年后演变成一种预期心态,而令人变得十分敏感,容易误解别人的意思。如果别人的回应带有一点暧昧性,月天型的人就会把这种感觉扩大,甚至无中生有。他们的直觉通常很强,但问题在于他们的直觉不一定正确。当他们感觉被排拒时,往往会以唐突,抽离和不假思索的态度来掩饰受伤的感觉,对方甚至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自己被断然拒绝。童年遭遇还会带来另一种反应,那就是这类人很难求助于人。即使别人很愿意帮助他们,他们也还是持保留态度,这会让别人觉得他们过于独立和冷淡,很难接近。月天型的人的确非常敏感,他们只允许自己去感觉逼近眼前的事件带来的震撼,一旦感觉有可能受到一些伤寒,他们就会跟自己的感觉切割,或是采取立即搬家之类的激烈手段。我认识的几位个案之中,有些会以突然昏倒作为保护自己的方式,这有点像是用电过度时的断电机制。

      月亮有点像是一个代表内在婴儿的符号,当这两个行星形成困难相位时,意味着内在婴儿和成年人的特质急需整合。这暗示着他们不但无法展现独立的行为举止,而且太渴望被照料,而这不全然是源自童年情感被切割的经验。对其中的某些人来说,独立意味着母亲会离开去做自己的事,或是母亲将会抛弃他们。如果是这种情况,他们就会强化不独立的习性,而且很难靠自己落实地生活。

      如果星盘里的四宫被涉及的话,那么这类人的缺乏安全感,便可能源自于童年经常搬家的经验。我认识一位女士的月天合相落在天底,她的父亲是一个声名狼藉的珠宝窃贼,小时候她的家搬了四十次左右,因为要躲避警察的追捕,回顾过往的历史,她说她觉得那时的生活挺令人兴奋的,但毕竟还是留下了月天不安于室的影响,而很难落叶归根。

      月天型的人很少有时间落实下来,他们根本不相信血浓于水的观点,对那些和家人有紧密连接的人相当不耐烦。他们比较能接受四海为家的概念。

      这类人会一直想摆脱掉过往的一切,而且有叛逆倾向,对象多半是母亲或其他的照料者。让母亲震惊是这类人一生的目标,而这会以各种方式显现出来。举个例子,我认识好几个有这类相位的犹太人,几乎都是在非常传统的家庭里长大的,但是到了可以离家的年纪时,追求的却是家庭认为非常叛逆和震惊的生活方式。他们回避了传统的宗教形式,家庭的连结,食物以及生活方式,而他们交往的人都是一些非犹太教徒。

      摆脱过往的历史,指的不但是早期的家庭生活背景,也包括昨日或上个星期的经验。这类人渴望在日常层次上不断地改变,这种倾向比太天型的人更明显。他们每搬到一个新家,一开始都会觉得很开心,不久就会渴望搬到别处居住,有时外在的情况也会逼迫他们搬家。成困难相位的人通常很难落叶归根,这种倾向之所以会形成困扰,是因为在心理上他们还是渴望拥有一个稳定的家和安全的基础。那些有柔和相位的人比较没有这样的矛盾冲突。

      月天型的人通常来自一个和一般家庭截然不同的背景,如果原生家庭的背景很传统,这类人就会把家人内在的不安于室显现出来。他们的母亲可能对人母的角色有爱恨交织的心态,视其为对以往的自由和独立性的破坏,于是月天型的孩子就会把母亲渴望活出的野性和冒险性表现出来。不过当然,这可能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表现出来的。

      有时月天型的孩子也可能把母亲或家庭看成是古怪的,且可能为此感到尴尬。那些成柔和相位的人,则可能把母亲体认成温和的反传统者或是怪人,这类孩子通常很欣赏母亲或家庭背景的这种特质,而且不觉得有必要反叛母亲。

      这类人在母性上的施与受,往往会以不同的方式展现出天王星的特质。有时他们的母亲是非常前卫的人,而他们对母亲的感觉可能很舒服,也可能不是很舒服,端看整张星盘的情况以及这类相位的星座本质是什么。这类人对自己的独立性非常看重,也许会选择不生小孩,但也可能借由生小孩来唤醒过往从未出现的感觉。通常他们怀孕都是无预警地发生了。总之,月天型的人会觉得传统的家庭结构令人非常窒息,特别是亲属关系,他们痛恨家庭成员潜意识底端的暗流,非常不想重复这样的模式和情况。这类人的双亲会给孩子许多空间去做他们想做的事,而孩子要不是接受这种情况,就是觉得遭到了抛弃。认为家庭是一种虚伪造作的结构,是这个相位比较典型的情况,但是躲避家庭也会让这类人丧失内在的安全感,因为安全感永远源自于熟悉的事物。因此他们的心理阴影层里面,埋藏着一种不易察觉的依赖性。他们可能借由和朋友的关系,建立不寻常的家族网络,而他们的朋友往往散居各处,却觉得像家人一样。

      月天成困难相位的人,也可能觉得自己是家庭中或所属文化里的异类。他们会选择和家庭背景十分不同的居住环境,在这种环境里他们反而觉得非常自在。他们也许会落脚在和原来的背景完全不同的国家或文化里。那些成困难相位的人则可能反叛自己的母性形象,也可能扩大成对社会的反叛。除了会逃避为人父母的角色之外,他们也会厌恶身体的某个部分,譬如胸部,胃部或是比较浑圆的部分,因为这些部分会令他们联想起母性。放弃传统的母性原型,反而使他们得到了情感的独立性,意识到属于自己的情绪本质。

      由于这类人倾向于和自己的情感切割以便保护自己,所以一旦意识到内心的感觉,反而会对它们抱持相当诚实的态度。他们会承认一些别人没有勇气揭露的事实,这样的自我揭露能够和别人或自己立即贴近。月天型的人往往是非常好的朋友,因为他们能快速地洞悉别人的感觉。他们自己的情绪也改变得很快,而这会使他们对人类的行为产生包容力和洞见,他们有能力以各种方式展现他们的关怀。这类人觉得自己不受社会道德约束,所以能够自由地回应别人。他们有一种直觉力,知道什么才是恰当的反应方式,不过他们并不是可以被完全依赖的人。特别是呈困难相位的人,行为经常是反复无常的,比较极端的表现是前一分钟还显得很独立,下一分钟却开始祈求你帮助;或者前一分钟还是笑脸迎人的,下一分钟已经忘了你的存在。

      总之,这类人大体而言还是富有人道精神,待人很平等。他们渴望刺激,冒险和改变的特质,使他们能够结交各种年龄层,背景和想法的朋友。人们会觉得他们很令人兴奋。

      如同太天型的人一样,这类人也适合从事改革工作,尤其适合改革家庭生活,住宅和社会方面的问题。

      月亮与海王星的相位

      对受苦敏感。捉摸不定的感觉。被情绪淹没。把母亲理想化。母亲是受害者。喜欢扮演救赎者。理想的家。

      “母亲是一位高挑苗条,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浪漫女性,即使是最微不足道的不愉悦情境,她都很难接受。事实上,这些不愉悦的情况根本不存在;她把情况误解了,或是加上了错误的诠释。

      。。。。。。这样的谈话是必要的,而且我必须在黑暗中摸索一阵子,希望能在她身上发现某个我不会伤害到的部分。”------莎莉。麦克琳的自传《不要从山上摔下来》(Shirley Maclaine,"Don`t Fall off the Mounrain")

      有关这两个行星组合起来的特质,可能再也没有比这段文字更贴切的描述方式了,特别是作者本身就有月海的合相,落在处女座和十二宫里面。

      莎莉。麦克琳在别处也谈到她无法了解她的母亲,也无法占有她,而这是许多有月海相位的人对母亲的一种感受。更精确一点地说,这也是一般人对他们的月海型朋友保持的感觉!

      这是一个极为敏感和容易受影响的行星组合,因此星盘里有这类相位的人,很难拥有清晰的界限感。他们的疆界感甚至比太海型的人更薄弱,他们很难分辨自他之间的分野在哪里。这类人对一切事物都很敏感,而且会把他人的情绪和感觉都接收进来,以至于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换句话说,他们很善于感觉,却不一定有能力定义和理解这些感觉,但如果星盘里有强烈的风向星座或水星的能量,情况就会改善一些。

      月海型的人如同金海型的人一样,也会使我联想到美人鱼:变化莫测,难以掌握,十分迷人,好像魔法一般难以理解。月海型的人很难把自己的奉献给任何事物,也极难被洞悉,他们时常会问:我们现在必须讨论这个问题吗?他们很怕被套牢,也不想面对任何不愉悦的情景。他们永远在逃避困难的议题,不想具体地说出自己的感受。他们把周遭人的感觉和环境里的信息全都吸收进来,就像海绵一样,很难分辨里面的水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他们对任何一个受苦的人都很敏感,包括地球上正在挨饿的人,独行的老妇,街上流浪的狗,或是孤儿院里的孩子;这类人最大的挑战就是必须采取行动来解决众生的苦难。那些成困难相位的人通常很难承受这些痛苦,因此会求助于人而无法面对残酷的现实。他们借着认同受害者来自怜------自怜是他们很显著的特质。这两个行星的组合带有明显的被动性,所以必须把能量导向星盘里其他的部分(譬如火星的部分),学习积极地运用这股想要保护和照料的需求。

      无论是不是救赎者,这类人多半有慈悲心和同理心,很能从别人的角度看事情。

      卡特和阿诺优曾经指出,这类人的母亲或父亲通常带有海王星的特质。他们可能沉湎于孩子的需求之中,甚至像鬼火般飞快地满足孩子的需求。他们的父母也可能有精神不稳定的倾向,带有一股艺术家或神秘家的气质。他们似乎对一般的现实事物不怎么感兴趣,更常见的情况是母亲是受害者,孩子和母亲之间的界限很不明显。月海型的人经常为母亲感到难过,而且认同她的痛苦。他们会把母性法则和女性气质理想化,非常能接受具有母性的人。他们本身也渴望当母亲。此外他们也很容易被洗脑,情感容易遭到背叛。由于他们对自己真正的感觉不太清楚,所以容易受人影响,误以为自己有了某种感觉。

      这类人有强烈的逃避倾向,这也许是他们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他们喜欢过雅致的生活,不喜欢粗糙低俗的东西。他们不愿意接触不美好的事物,如果被迫面对不愉悦的情景,宁愿逃到想象世界里面,借着看电视来获得慰藉。

      或许我们会认为月海的组合带来了幻想力,但是成柔和相位的人往往不承认自己喜欢做白日梦或幻想,但真相是他们的幻想已经成了下意识的活动,所以几乎察觉不到了。

      月海的组合如同其他的海王星相位一样,经常在有创意的人身上发现,特别是演员,但是这两个行星的组合也许并不喜欢活在聚光灯下。

      演员不但能展现角色内心的情感,而且能在真实生活里转换成自己扮演的角色。他们不必真的投入于现实生活,就能反映真实生活里的情景,将星盘的其他部分活出来。譬如莎莉。麦克琳就有太火合相在八宫,她在许多部电影里都扮演妓女的角色,因而体现了八宫的某些性议题。演员有能力反映集体意识的情感,戏剧则能把日常生活和文化里的神话体现出来。

      有月海相位的人带着一种寄生虫的特质,他们渴望过舒服日子,所以会对那些照料他们的人上瘾。如同阿诺优所说的:“他们非常渴望情感上的关怀和抚慰,而且极难被满足;没有人能符合月海型人的投射在别人身上的那种无私的形象。”

      的确,这类人需要把自己奉献给某个人或事物,也不该太过依赖别人对自己的奉献。

      基本上这类人有一股想要融合的渴望,包括和宇宙或母神融合,或是缩回到子宫里面。

      不论童年是何种情况,他们都可能将其理想化,然后戴上面具编织出一些美梦。他们渴望未来能变得更好,又会将过往的一切美化,所以很难善用当下。

      这类人最难感到满足的就是和家有关的事物。如同海王星与下降点合相一样,月海型的人也渴望拥有理想的家,他们希望家不但能带来情绪上的宁静,而且环境应该优美,安全和舒适------一个可以让他们停泊的港湾。这类人往往有害羞及退缩的一面,他们很容易被情绪淹没,极渴望有个避难所。

      这两个行星的组合有利于为他人建立理想的家,譬如为儿童寻找理想之家的社会工作,或者从事室内设计和装潢工作。

      月亮与冥王星的相位

      深埋的情绪。强烈的情感生活。情感的蜕变。家庭危机。情绪勒索。强势的母亲。

      月冥型人的情感生活,令我联想起一种叫做塘鹅的海鸟,这种鸟会俯冲到水里找寻食物,然后飞出水面消化它捉到的食物。月冥型的人在面对情感生活时也有类似的态度,他们会潜伏到自己的感觉和关系之中,而且需要花一段时间去消化那些吸收进来的感觉。

      这类人在家庭和情感生活上需要空间,也需要深刻而强烈的交流。那些有合相及困难相位的人特别容易觉得受侵犯和搅扰。他们的家庭或情绪层面,的确可能有过类似的被侵犯的情况,所以竭力避免这样的情况再度发生。

      成困难相位的人情感生活往往十分激烈,但究竟会以何种方式显现出来,就要看当事人对自己的情绪本质有多深的觉察了。他们可能很想深入探究自己的感觉,或是想将它们彻底铲除。还有的人会想把它们连根拔起,或者完全不去经验它们,因为冥王星带有一种抹煞情感的倾向,不过这些情绪还是深埋在内心,时机成熟又会浮现出来。月冥型的人渴望将深埋的情绪连根拔起,或是完全不予理会,这其实是在逃避一些具有破坏性的感觉,譬如痛苦,嫉妒和报复心态。这些感觉不但是他们自己的,也有一些是出自原生家庭。成困难相位的人容易有家族创伤,或是曾经发生过违反社会原则的事,也许是一些不被当时的社会接纳的事情,譬如性侵害或是生下私生子。也有的人经历过家庭无法充分消化掉的困难:家族成员之中有人是残障或行动不良,也可能有精神分裂症或是过早死亡。

      无疑地,所有的家庭都有过一些创伤,但月冥型的人却会无意识地被推选出来承担和治疗家族创伤,或者负责让大家认清其中的真相。他们也可能发展出治疗创伤的专业能力,让个案内在的毒素逐渐浮出表面。

      有时月冥型的人也会变成家族成员的眼中钉,因为他们好像戴了一枚徽章,不断地让家人意识到过往的历史,或是一些家人不愿去面对,深埋在潜意识底端的东西。他们就像海绵一样,将漂浮在大气里的负面情绪吸收进来,并且会累积起来。

      只要有危机发生,这类人不知怎地就会卷入其中,即使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危机似乎令他们感到兴奋,甚至会像秃鹰一样从创伤的腐肉中获得养分。在很远的距离之外,他们就能嗅到创伤的气味,有时他们涉入危机是因为有足够的力量和洞见。处在危机中的人经常寻求月冥型人的帮助,因为他们能够处变不惊,而且很愿意保护别人。他们似乎什么事都见怪不怪,而且对人性的阴暗面深富同情心和观察力。在最佳的情况下,月冥型的人不但不会把情感隐藏起来,反而会将它们披露出来,继而创造出一个安全的环境,让别人自在地揭露家庭创伤。

      如果月亮代表的是我们在喂养和滋养方面的直觉,那么月亮和冥王星形成的相位,代表的就是对强烈的情感互动的渴望。有的月冥型人也很喜欢扮演马克白夫人的角色,或者很喜欢和这一类型的人相处。月冥人的情绪和家庭生活很少是平静无波的,他们的情感生活就像莎士比亚剧的情节一样,充满着黑暗,不详或是骚动不安的暗流,而且随时可能爆发出来。说他们对这些暗流不在意,绝不是公平的讲法,因为他们只是很熟悉人性的阴暗面,特别是家庭生活的这个面向。

      这类人即使有情感和家庭生活的危机,也不容易被旁人观察出来。他们不会把私生活和家庭生活里的细节透露给别人,或是将其公开出来。那些有困难相位的人尤其不信赖别人,而且觉得没有理由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的秘密,或是自己真实的感受。他们的家庭背景使他们觉得曝露情感是很不安全的事,因为这么做会被人控制,操弄和敲诈。

      月冥型的人很沉迷于当母亲或者对母亲很执着,所以反过来也会执着于他们的孩子。他们的母亲多半掌控性强,过度保护,无法让羽翼未丰的孩子独立。月冥型的母爱或许带有高度的操控性,但手段是比较隐微的。如果这两个行星的能量很强,而整张星盘都展现出极端倾向,那么母亲就会像女巫或吸血鬼一般,把孩子的生命之血全都吸光。母亲会不断地侵入孩子的空间里,让孩子无处可躲,没有任何秘密或私生活。这可能源自于她害怕不祥之事会发生在孩子身上,所以会过度保护他们。成柔和相位的人也有类似的经验。有时他们的照料者是祖父母,特别是祖母,如果不是这种情况,其家族背景仍然是由女性掌权。

      我认为月冥的相位和非常原始的情感有关。这类相位被强化的人,似乎命中注定必须转化集体无意识底端的一些本能情绪,这些情绪往往是文明化的过程里,社会一直试图迫使我们排除的感觉。

      这类人可能试图侵入到别人的情绪里面,但也可能害怕做出这样的事。这种侵略性也许是恰当的,也许不恰当,端看他们的原始动机是什么;其动机也许是渴望建立强烈的情感连接,也可能出自怀疑。月冥型的人本身就很怕被人侵犯,也不信赖别人的动机,所以才想要潜入他人的心中,作为一种自保的方式。或许他们的想法是:如果你能彻底认识一个人,包括他们的弱点,他们就不可能伤害到你,因为你会变成掌权的一方。因此,月冥型的人往往是情绪敲诈高手。

      不论他们的动机是什么,若是能以正向方式运用这种心理上的侵略性,就能达成净化和拔除创伤的功效,但也可能令那些被侵犯的人感觉情绪毫无遮拦。这类人通常有丰富的情绪被侵犯的经验,所以已经习以为常,这或许就是他们技术高超的原因。

      这类人也能觉知到权力的误用。如果他们能善用自己的力量,就能当心理治疗师,谘商师和传记作家,帮助他人转化负面情绪。

      对这类人而言,最困难的事莫过于放下自己的强烈感受了。他们非常渴望将那些带有破坏性的情绪连根拔起,譬如愤怒,怀疑,嫉妒或受伤的感觉,但是成困难相位的人似乎很难放下这些感觉。

      月冥型的人或许也很难拥有平静的生活,不过外在生活倒是多彩多姿,相当活跃。他们可以从日常生活的经验里榨出丰富的汁液来。



    文章Tag: 月亮  冥王星  相位  占星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