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治疗中的技术

2013/3/15 11:51:05作者:周宇

  Chace 技法是一套独特,完整和自足的团体治疗系统,其将舞动作为互动、沟通和表达的主要方式。它包含了开端(热身),中间(主题发展)和结束(收尾)。每一个阶段都有其自己的干预方式和目的。

  舞蹈治疗中治疗师针对不同的群体会采用不同的方法,另外每位舞蹈治疗师也有自己的风格和偏好。当然舞蹈治疗中有一些基本技法是每个治疗师都需要掌握的,比如Chace技法。这里就对 Chace技法结合案例做个比较详细的介绍。Chace 技法很适合于做团体,其要点在于 1. 治疗性动作关系;2. 用持续的语言叙述作为一种反映团体和个人过程的方式; 3. 用节奏性的动作作为组织和澄清的力量; 4. 将舞蹈作为凝聚团体的过程 – 团体心理治疗的一种方式。

  Chace 技法是一套独特,完整和自足的团体治疗系统,其将舞动作为互动、沟通和表达的主要方式。它包含了开端(热身),中间(主题发展)和结束(收尾)。每一个阶段都有其自己的干预方式和目的。下面分别说明和阐述。

  热身:初次接触

  第一阶段的热身是直觉和自发的过程。病人进入舞蹈治疗室并决定是否需要播放音乐。这时候,Chace开始观察,体验并和每个病人互动,并自觉性地提炼出这个团体的“高音”。她必须很快地移动并和每个病人接触,并关注每个可能孤立或在小团体里的病人,这样能够使他们觉得治疗师没有离开。这样做的目的在于直接的沟通和接触。她用这个过程来构建团体结构并使其保持下去。

  初次的接触会有特别的干预风格。风格的选取取决于特定病人在特殊时刻的情感需求。为了达到澄清的目的,不同的干预风格被分为三类:1.镜像和共情反射;2.澄清和扩展表现性运动的潜力;3.动作启发和动作对话。虽然在这里做了区分,这三个类别在实际操作中并没有清楚地划定。

  下面是 Chace 和一个精神病人做治疗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出共情反射是如何被用于干预的。

  一个病人腹部收缩,弓背驼腰地站着。整个姿态反映出他处在恐惧之中。治疗师感觉到她自己腹部的紧张。用此处作为动作的中心,她开始发展一系列舞蹈放松动作。治疗师感觉到的原始收缩可以演发为扩展或者放松动作但不会让病人感到威胁。不管是什么动作,它必须是从病人身上开始发展出来的,并和他自己的收缩运动紧密相关。针对治疗师的回应,病人可以将自己的收缩带入一个相似的动作,由此帮助自己从固定的情感肌肉模式中剥离出来。当和治疗师的动作建立起来后,病人就可以从他自己的点移动到房间的其它地方。之后他可以自己和其它病人起舞,或者融入到团体舞蹈圈中呆上一段时间。

  在这个例子中,Chace 病人的点开始,然后判断是否停留在这个固定的状态。她逐渐细致地将病人引导到其它的状态,但随时观察这种干预的效果如何。这引导病人进行不同的运动构造,同时又清楚地关注和夸大最初的动作模式的概念,是澄清和扩展表达性动作潜力的基础。

  在动作启发和动作对话过程中,Chace 和她的病人通过语言和非言语的方式进行互动,以启发他们运动。举个例子,Chace 看到一个病人退缩在角落里,她就开始通过动作对话和角色扮演将病人带出来。她会尝试扮演一个受伤的孩子,因为病人不愿意“出来(跟她)玩”,或者开始一个耐人寻味的动作以引导或者“要求”病人做出反应。后一个情况可能是一个假装玩球并将它扔给病人的哑剧。用某种特定游戏,音乐和特殊意象来引导动作对话的决定经常是基于病人的肢体表达。

  在这个过程中,治疗师感觉是建立多条线的沟通,每条线都不可以被瞬间的忽略,所有线都将逐步发展成为团体活动,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当病人暗示他有意识和另外一个人跳舞,而不是仅仅接受另外一个舞者按照一种风格一起跳舞时,他的眼睛会集中到治疗师身上并触摸治疗师的手,通常是抓手。治疗师经常简单地回应“喂”。病人则经常说:你从开始就理解我了。

  这个团体过程的前一部分就类似治疗师作为辐射状车轮的轴心。当Chace 和团体一起移动时,她会和圆周上的人连接并移动他们。虽然她有可能看上去只是和其中一个人互动,但她实际上注意着其它的人,扮演着团体枢纽的角色,或者说是所有活动的情感转折点。

  热身:团体发展-圆圈的逐渐形成

  当最初的接触建立后,Chace 开始热身过程的团体发展阶段,评估小组组成圆圈的准备程度。Chace 对个体差异是敏感的,所以她对小组的结构灵活处理并意识到有些病人需要比其他人更多的距离感。时机蛮重要的。如果她过早地去组合这个团体,她可能不会成功。如果她等得太久,混乱会出现。可以理解一些病人不能接受成为圆圈的一部分所以会从旁边切入。 Chace通常是在圆圈上进行引导而不是将自己放在圈中心或者圈外。

  这部分的舞蹈慢慢开始。不同个体组成的小圆圈形成、分离和重组。领导力在小组成员和治疗师以及其助手之间来回切换。团体动作开始失去一些奇异(个体化)的部分,然后当圆圈打散成用自己动作的个体后又回到这些奇异的状态。

  Chace 把这一部分看做是“测试阶段”。这个时候,病人开始感受自己进入团体的感觉,并测试他们是否能够保持自我,同时又感受到在团体里的安全。这个阶段的重点是发展自我和团体关系以建立团体中的信任和坦诚。逐渐地,更多的病人开始加入并成为团体过程的一部分。言语这个时候变得更加突出,补充、澄清并扩展团体运动和互动。几乎是同时,团体的动作变得节奏一致。这时候我们可以感觉到病人对他人开始放松了。

  热身:团体节奏性表达/肢体热身

  这个时候,团体大部分时间都是圆圈,团体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建立了。感觉到团体的肢体紧张,Chace可能会开始一个简单的节奏运动,比如跺脚,可能的话用熟悉的民间舞节奏。她然后慢慢地通过语言叙述和舞蹈带领病人进入表达性动作,整合胸部,腹部和骨盆区域。通过这样的方式,她开始逐渐将团体同时带入到两个水平上,即通过引导和促进团体需要的活动来发展团体信任,同时通过将舞蹈扩展到全身来发展全身的运动。

  这种通过扩展到全身的运动帮助严重被困扰的病人整合支离破碎的感觉。引导一些小的运动到全身可以是简单的节奏性运动,比如摇摆,推挤和抖动。病人被鼓励做对自己运动更完整的承诺和识别。在这个团体过程阶段,Chace 的运动简单而容易,参照的是运动最基本的原则,如此不会让病人感到疑惑或者被从团体中吓跑。这个阶段也帮助一些仍然停留在圈外的成员加入到团体中。热身还有其他的目的。运动让病人有种身体活动的愉悦感。此外,这帮助放松身体并释放阻碍团体过程和情感的过度紧张。但身体过分紧张的时候是很难处理情感的。

  一些初步的情感内容往往在热身的后期阶段开始浮现。Chace 发现常常能听到病人表达自我认识的陈述,比如“这是我”、“我能够生存”或者“这些是我的手,这些是你的”。Chace 也讨论病人表达对太晚个人发现的悔恨——“这个我在儿时的时候就该知道了,”或者是一种绝望和孤独的意识 —— “我从来就没有朋友”,“我的母亲从来就没有教过我怎样去爱”。这些陈述作为早期团体过程的一部分自发地显现出来。这些陈述伴随着团体运动有节奏地被说出来,并经常可以引起团体在语言和非语言上的支持反应。情感的主题在热身的时候开始结晶,但还没有深度发展。相反,焦点是放在发展关系、信任和身体的准备程度上,以让团队能够支撑下一个团体过程中将要出现的更深层的精神内容。

  主题的发展

  在热身的过程中,Chace 扮演的是一个中介的角色。通过她,团体的感受被提炼出来,处理加工,并用言语和非言语的方式反射到团体和每个个人。在主题发展阶段,团体是一个更加紧密团结的单位,Chace继续作为中介但焦点和清晰程度加强了。以她的病人的非言语沟通作为起点,Chace 使用动作,语言,意象和不同的主题性行动带领病人更加深入地探索她在热身阶段已经记录下的效果、主题和冲突。比如团体可能忙着做一个简单的侧摆动作,其中一个病人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看上去有着额外的非意识性意图,他似乎在通过运动说“从我背上下来”。当觉察到这一不同的变异时, Chace用几种方法来促进其发展。她可能简单地加强自己身体的这个动作,以让其他的病人注意到,然后用几个单词或者声音来反射她体会到的感受。她接着鼓励团体通过继续使用节奏性舞蹈动作并与组合声音和词汇的使用来与出现的主题关联。

  为了进一步关注和澄清这些不同动作的背后的含义,Chace 开始问团体一些问题,比如“你背上是什么东西?”,“你在想象和某人说话吗?”或者“如果有些东西在你的背上,是怎样的感受,或者是哪个人在背上?”这些问题经常解释了埋藏着的冲突并带出了下一步运动的材料。在另外一个时间,Chace 可能会建议一个主题性的动作模式。当看到某个病人上肢和背部的僵硬并意识到病人有通过手背运动表达愤怒的需要时,她就会提供一个象征性的动作比如切剁。这可以帮助释放感情的紧张,并不会让未成熟的无意识动机压倒病人的自我。

  最后,Chace 使用语言叙述来反射,指引和构建团体过程。通过持续的言语叙述,伴随着舞蹈动作和发音,她将团队团结了起来并始终澄清团体的方向和意图。

  收尾

  Chace 强调支持性收尾的结构以让病人带着一种满意和解决了的感觉离开。当感觉到团体的互动将要达到自然的结束时,她将参与者带回圆圈结构中。为了结束单个的关系,她设法答谢所有的小组成员并通过重复的社区性动作结束这次治疗,让大家有种连接、支持、团结和幸福的感觉。

  团体性运动可以是手牵手,共同摇摆或者是来一个大的下沉然后一起将手高举在中心。这个重复的模式支持逐渐慢下来的个体表达过程,并鼓励参与者将他们的焦点重新放到团体。

  收尾也经常包含病人自发地通过言语分享感情、记忆和经历。通过这样的分享,情感被组织成为有意义的言语表达。一些病人以前从来没能体验过这样的沟通。

  总地说来,Chace 技法很有结构性,能够很好帮助治疗师和病患建立起治疗关系,并让病患身心相连,同时与团体建立起连接。而正常关系的建立,其实就是很多问题解决的关键。

  



  • 上一篇: 舞蹈治疗的理论依据以及重要的研究支持

  • 下一篇: 音乐调节情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