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大藏经  
    会员中心停止服务,意见、课程发布、投稿等事宜请发邮:osoulcn@126.com

    哪些事情是取决于我的

    作者: 未知 更新时间: 2015-11-1 10:18:22 来源: 哦·灵魂网 【字号: 】 浏览
      我们非常渴望了解自己,但是却感觉不到足够的动力,感觉不到付出有意识努力的必要性。我们知道要做些什么,要付出努力。但到底要如何努力呢?我们没有亲身体验过这个问题。它一旦出现,我们要么忽视它,要么以我们惯常的方式来尝试做出回答。我没有意识到要面对这个问题,我需要让自己做好准备。我需要集中所有的力量来努力记得自己。

      在尝试记得自己的过程中,我看到了我的渴望来自何处:它来自常态的“我”。只要这渴望来自我个性中处于核心位置的占有欲,它就不会给我带来直接感知事物所必需的自由。当我能够了解到这些……我会觉得自己有了一点自由……但我渴望能保持这种自由,这种渴望又是来自于我的占有欲。我们好像从一种控制我们的力量中找到了自由,结果却再度回到了它的控制中。我们好像先是走向内在更真实的部分,然后又向外走,远离那真实的部分。如果我能够观察和体验到这个过程,我们将会发现这两种活动并不是独立的,它们属于同一个完整的过程。我需要通过敏锐而稳定的注意力来感觉到它们就像是潮汐的涨落,而我通过觉察这一切,维持着一种平衡。

      我能够分辨内在被动和主动的状态吗?此刻我的力量无所适从,任何东西都可以把它带走。我的力量没有完全被用在我所期望的目标上。我去聆听,我看向内在,但我不是主动的。我用来观察的能量不够强。我的注意力没有与我自己连接,没有与实相连接。这种注意力带来的感知不足以让我自由,不足以改变我的状态。所以,我是被动的。我的身体会自作主张,我的感受是漠然的。我的思维被各种理论和映像所充斥,根本不知道要把自己解放出来。在这种状态中我的各个中心是没有连接的,它们没有共同的方向。我是空虚的……但是我感觉到一种对临在渴望,我看到当我主动地把思考的方向回归到自己的内在时,一种对自己的感觉就出现了。我体验到这种感觉……然后我开始让我的思绪乱跑,于是我看到这种感觉减弱并消失了……我安静而专注地回到自己……那种感觉又出现了。我发现这个过程中每个中心参与的程度都与另外一个中心参与的程度有关。这就需要我去感觉到它们连接。我的三个中心都在依照同样的目标运作,即达到临在的状态。但它们的连接不够稳定。它们不知道如何聆听彼此,也不知道协调是什么意思。

      现在,最重要的是向这种难以形容的新状态敞开,向一种难以名状的临在体验敞开。当我安静下来我就能体会到这种状态的在我身上发生。我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但我的感觉被触动了。我有了一种未知的感觉,它与我对自身的执着没有关连。这种感觉对一切都会有直接的了解。当它产生时,我的内在没有任何被隔绝的部分。我会有一种完整的对临的感觉。当我的思维是自由的,可以静默地存在时,这种感觉才会出现。当思维的状态有变化时,感受也会变化。我的身体也需要做出相应的调整和适应。我不知道这种连接是如何出现的。当这种连接建立起来时,总是像奇迹一样地发生,完全不取决于我。但是去建立这种连接的努力却与我有很大关系。我必须看到哪些事情是取决于我的。

      首先,我需要学习让我的每一部分保持被动,以便去接收一股更加主动的力量。一切都与力量有关。我们的存在,我们在这里的临在也都与力量有关。一切都不属于我们,一切都不是我们的。我们在这里要么传导力量,要么在掌握方法后转化力量。我们需要感觉到内在这些力量的独特性,从它们的内在去感觉它们,然后把它们作为一个整体去感觉,从而创造出一股能够持久的新力量来面对周遭的力量,来实现存有。

      我们非常渴望了解自己,但是却感觉不到足够的动力,感觉不到付出有意识努力的必要性。我们知道要做些什么,要付出努力。但到底要如何努力呢?我们没有亲身体验过这个问题。它一旦出现,我们要么忽视它,要么以我们惯常的方式来尝试做出回答。我没有意识到要面对这个问题,我需要让自己做好准备。我需要集中所有的力量来努力记得自己。

      在尝试记得自己的过程中,我看到了我的渴望来自何处:它来自常态的“我”。只要这渴望来自我个性中处于核心位置的占有欲,它就不会给我带来直接感知事物所必需的自由。当我能够了解到这些……我会觉得自己有了一点自由……但我渴望能保持这种自由,这种渴望又是来自于我的占有欲。我们好像从一种控制我们的力量中找到了自由,结果却再度回到了它的控制中。我们好像先是走向内在更真实的部分,然后又向外走,远离那真实的部分。如果我能够观察和体验到这个过程,我们将会发现这两种活动并不是独立的,它们属于同一个完整的过程。我需要通过敏锐而稳定的注意力来感觉到它们就像是潮汐的涨落,而我通过觉察这一切,维持着一种平衡。

      我能够分辨内在被动和主动的状态吗?此刻我的力量无所适从,任何东西都可以把它带走。我的力量没有完全被用在我所期望的目标上。我去聆听,我看向内在,但我不是主动的。我用来观察的能量不够强。我的注意力没有与我自己连接,没有与实相连接。这种注意力带来的感知不足以让我自由,不足以改变我的状态。所以,我是被动的。我的身体会自作主张,我的感受是漠然的。我的思维被各种理论和映像所充斥,根本不知道要把自己解放出来。在这种状态中我的各个中心是没有连接的,它们没有共同的方向。我是空虚的……但是我感觉到一种对临在渴望,我看到当我主动地把思考的方向回归到自己的内在时,一种对自己的感觉就出现了。我体验到这种感觉……然后我开始让我的思绪乱跑,于是我看到这种感觉减弱并消失了……我安静而专注地回到自己……那种感觉又出现了。我发现这个过程中每个中心参与的程度都与另外一个中心参与的程度有关。这就需要我去感觉到它们连接。我的三个中心都在依照同样的目标运作,即达到临在的状态。但它们的连接不够稳定。它们不知道如何聆听彼此,也不知道协调是什么意思。

      现在,最重要的是向这种难以形容的新状态敞开,向一种难以名状的临在体验敞开。当我安静下来我就能体会到这种状态的在我身上发生。我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但我的感觉被触动了。我有了一种未知的感觉,它与我对自身的执着没有关连。这种感觉对一切都会有直接的了解。当它产生时,我的内在没有任何被隔绝的部分。我会有一种完整的对临的感觉。当我的思维是自由的,可以静默地存在时,这种感觉才会出现。当思维的状态有变化时,感受也会变化。我的身体也需要做出相应的调整和适应。我不知道这种连接是如何出现的。当这种连接建立起来时,总是像奇迹一样地发生,完全不取决于我。但是去建立这种连接的努力却与我有很大关系。我必须看到哪些事情是取决于我的。

      首先,我需要学习让我的每一部分保持被动,以便去接收一股更加主动的力量。一切都与力量有关。我们的存在,我们在这里的临在也都与力量有关。一切都不属于我们,一切都不是我们的。我们在这里要么传导力量,要么在掌握方法后转化力量。我们需要感觉到内在这些力量的独特性,从它们的内在去感觉它们,然后把它们作为一个整体去感觉,从而创造出一股能够持久的新力量来面对周遭的力量,来实现存有。

    推广机构
    有意人生一阶:诚意正心
    推广课程
    有意人生一阶:诚意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