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大藏经  
    会员中心停止服务,意见、课程发布、投稿等事宜请发邮:osoulcn@126.com

    炁在人体——人体场

    作者: 张惠民 更新时间: 2017-9-7 14:44:46 来源: 字号: 】 浏览

      童话《皇帝的新衣》说的是两个骗子利用皇帝的虚荣心使他赤身裸体地当众出丑的故事。那么,在我们人体之外,到底有没有那看不见摸不著的新衣呢?科学研究表明,在我们身外确有那么一种看不见摸不著的雾状透明外衣,而且分三个层次,颇似内衣、衬衣、外衣。当然,有特异功能的人或开了“开目”的人是可以直接看到的,而绝大多数“肉眼凡胎”的人则要靠物理装置的帮助才可看到。


      是的,人体确有身外之物,即由炁组成的“外衣”,科学称为“人体场”

      笔者于1981年在上海《自然》杂志第四卷第十一期发表了两篇译文《人体能场的存在及其功能的历史记述》和《人体能场的仪器测量》。后来,被炁功同仁在发表文章及专著时多次引用,甚至还成为一位已故著名炁功家冤案平反的重要依据。可见人体能场的理论和测量在炁功及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几千年来,存在人体能场(以下称人体场)或“炁”的传说遍及世界各地。流传了5000年之久的古代印度宗教传说谈到了称为“普瑞那”的万有能,这种万有能被看做是一切生命的基本组成部分和本源。我国在公元前3000年到公元前2000年间就认识到存在一种维持生命所必需的能,并称之为“炁”。进一步认识到所有有生命和无生命的物体都是由这种万有能所组成并遍布于物体之中。这种“炁”含有两种方向相反的力:阴和阳。在生物体中,当阴阳平衡时,生命系统就表现出健康;当它们失去平衡时,就产生病态。

      十九世纪,赫尔蒙特和迈斯默对这种万有能现象的特性进行了观察。他们指出,生命体和无生命体都带有这种“流体”,并能间隔一定距离而相互作用,但这与引力无关。十二世纪,包瑞克和里标尔特发现人类也有类似的能,它在一定距离内可使个人与个人之间相互作用。他们指出,一个人,只要在现场,就能对别人产生健康的或不健康的作用。这种在一定距离内可授予和施加作用的特性,意味著可能存在一种在某些方面与电磁场类似的场。

      冯·赖欣巴赫在十九世纪花了三十年时间对这种“场”进行了实验,他称该场为“自然力”。他发现这种场显示出许多类似电磁场的性质,以及它所独具的许多特性。他断定磁极不仅表现出磁极性,而且也表现出与这一“自然力场”有关的独特极性。其他物质,例如晶体,在本身未磁化时也表现出这种独特的极化特性。敏感的人能观察到自然力场的极显示出“热、红、不舒服”或者“蓝、凉、舒服”的主观特性。他还断定,相反的两极互不吸引。

      冯·赖欣巴赫研究了太阳电磁发射与有关的自然力场密度的关系。他发现,这种能的最大密度是在太阳光谱的红光和蓝紫光区段。他通过一系列遮光试验指出,相反的载荷会产生主观上程度不同的冷热感。他将这一情况与元素周期表联系起来。所有的导电金属都给人以温暖的主观感觉,并产生不适之感;而所有的非金属则属于产生凉爽宜人感觉,其感觉强弱的程度对应于元素在周期表中的位置。这些从热变到凉的感觉与从红变到青的光谱颜色相应。

      冯·赖欣巴赫发现,自然力场能通过异线传导,传导的速度很慢(约每秒四米),速度似乎是取决于物质的质量密度,而不取决于物质导电性。此外,物体能够带上这种能,就像用电场使物体带电一样。另一些实验表明,这种场的一部分能够像光那样用透镜聚焦,而另一部分则从透镜周围流过,好似一个放进蜡烛火焰,火焰在物体周围流动一样。自然力场的这个被偏转的部分,其反应也会像蜡烛火焰受到炁流影响时一样。这意味著自然力场的组成类似于炁流。

      冯·赖欣巴发现,人体内的这种力也产生极性,类似于晶体中沿主轴方向出现的极性。根据实验证据,他将人体的左边说成是负极,而右边是正极。这一概念与前面提到的古代中国的阴阳学说很相似。

      直到二十世纪为止的研究都表明,人体场是一种万有能的特征表现,而这种能是与人的生命紧密相联的。它可以被描写为发光体,这种特有的辐射,常被称为“炁”。1911年,基尔纳根据他通过色隔板和滤色器所看到的现象报告了有关人体场的研究。基尔纳描述,沿著全身周围看到了鲜明的“雾”,分为三层:最靠近皮肤的是四分之一英寸厚的暗色层,它外面是两英寸厚的颜色较淡的一层,这一层的纹理垂直于身体,最后,再向外是一圈外廓不清,大约六英寸进取的外部弱光。基纳汞发现,“炁”的出现因人而异,取决于被测者的年龄、性别、智力、健康情况。某些疾病表现为“炁”的斑点及不规则性,这就使基尔纳发明了一种以“炁”色层的颜色、纹理、体积和外观为根据的诊断体系。

      四十年代,德拉沃尔制造了新的仪器来探测发自生物组织的辐射,借助于这种仪器,可利用人体的生物能场知在一定距离上检测诊断疾病。

      伯尔与诺思拉普从本世纪三十年代到六十年代在美国耶鲁大学的研究指出,存在著一个电磁能引导场,一般称为生命场,它在人类和一切生物的机体结构方面发挥指导组织功能的作用。伯尔和瑞维茨证实,早在身体轻微症状出现之前,人类的健康状态即可通过检查极为复杂的生命场的变化来予以确定。

      这些可用静电计测到的场,在人体不同部位间的直流电压梯度显示出变化。用这种测量方法精确地测妇女排卵的时间,预示了一种新的可能的计划生育方法。通过测量青蛙卵的生命场,伯尔和诺思拉普还能够查明青蛙神经系统的将来位置。对种子生命场的测量,提示了将来农作物的生命力。长时期对几棵相距好几英里远的树的生命场进行测量,提示了它们和季节变化以及与月亮、太阳黑子周期的关系。

      瑞维茨确定,人的生命场显示出周期性波动,而这种波动的稳定性与每个人精神、心理稳定性有关。他提出存在著一个与思维过程有关的场,并称之为思维场。他发现,思维过程产生的思维场的变化会引起“心理病症状,这是由于与生命场结构发生冲突而引起的精神病学家威廉·赖希博士是弗洛伊德(奥国精神病学家,精神分析学的创立者)的同事,在二十世纪初叶,他对一种万有能产生了兴趣,并将它重新命名为“奥戈尼”。他研究了人体“奥戈尼”流的紊乱与机体疾病和精神疾病的关系,赖希发明了一种心理疗法,此法将揭示无意识思维的弗洛伊德分析技术与用于疏通体内“奥戈尼”能自然流动的物理方法结合了起来。通过疏通这些能的阻塞,他能够解除精神和情绪的消极状态。

      在本世纪三十年代到五十年代期间,赖希用当时最新的电子及医疗仪器对这些能进行了实验。他观察到,这种能在天空,在一切生物体、无生物体的周围脉动。他还用一具专门制造的高倍显微镜,观察到微生物放射的“奥戈尼”能的脉动(按,看到炁的流动)。

      赖希制造了各种物理仪器来研究“奥戈尼”场。一种是“蓄能器”,它能集聚“奥戈尼”能,他利用它给物体充上这种能。他观察到,一个真空放电管在蓄能器中长时间充能后,可在比正常放电电位低得多的电位上导通电流。而且他声称,把放射性同位素放到“奥戈尼蓄能器”中,可提高其核衰变率。

      医学博士马穆德·莫夫蒂克在本世纪五十年代研究了人体能场,他使用的仪器采用了半导体和电致发光板。他的测量表明,能场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电磁,另一部分他认为是一种心理活动力场。他说,内心的心理活动可通过这种心理活动力场的传递而发放出来。在观察了三百八十人,进行了四千多次心理活动力场的测量后,莫夫蒂克发现,他的测量与被测量者的精神状态之间有很强的相互关系。

      前苏联喀山大学生物理学教授维克托·英尤欣博士和他的研究组对这种能场,以及通过激活这种能场促进治疗中的受激辐射作用,进行了广泛的研究。根据实验结果,他假定存在著由离子、自由质子和自由电子组成的“生物等离子”能场。由于这是一种与固态、液态、炁态等离子态不同的状态,英尤欣把生物等离子能场定义为物质的第五态。

      生物等离子微粒是经常在细胞内由化学过程来更新的,英尤欣说:“尽管生物等离子体对于环境中电的变化是第敏感的,它仍然显得比较稳定。这似乎反应出在生物等离子体中带正电粒子与带负电粒子的平衡,如果在这个或那个方向发生激烈的改变,这就会从生物体的健康状况中表现出来。”这个发现很像古代我国关于阴阳平衡的概念。

      他还说:“尽管生物体的生物等离子场相对稳定,还是有显著数量的能以生物等离子体的形式辐射到空间去,这种情况可以用”微束流“或生物等离子粒团的形式产生。微束流是通过空炁形成的生物等离子微粒通道,这种微束流也是从生物体内分离出去的。很可能基利安照相过程使微束流与生物等离子粒团的显影变得容易了,因为它们可以被俘获在底片上。这些微束流也可能与心灵感应、心理活动以及生物体之间远距离相互作用的其他情况有关。

      传统的东方与西方文献把“炁”描述为由七种一层套一层的没的“炁体所组成,这七种“炁”体互相渗透,每一种内层“炁”体的能量体都比外围“炁”体更加精微。内部的三层“炁”体,其中最靠近机体的一种称为精微体,它与生理过程相关,魂魄体与人的感觉有关,而精神体则与发生思想的过程有关。虽然每种体与一种人体功能相联系,它们却共同组成了一个单一的连锁系统的一部分。

      对精微“炁”体清晰的形象化描述,可在沙菲卡·卡拉古拉博士与劳伦斯·本迪特博士和菲比·本迪特夫人的菱中找到。卡拉古拉博士是一名精神病医生,在普拉特基金会的资助下工作,有一些敏感的人,曾对她描述过他们对能体的形象化观察结果。一个名叫黛安的敏感人看到了生命能场或能场,它们形成为身体的基质结构,并且像光束的闪光网一样渗透进身体中。这个网不停地运动,就像电视屏幕上图像未被聚焦时的光线一样。这个能体伸展到并穿过人体,并且在身体外部以15~20赫兹的脉冲在1/4到2英寸的幅度内变化。在这段描述中,身体被看作是在生命能场内稠密物质的凝聚体。这样,精微体就是由力的线结构或能量基质结构组成的,人体组织的实体物质就是依靠它们成形和固定的。而且只是因为有个生命场,人体组织才这样存在著。这一论点在皮尔瑞克斯的植物生长观察中得到了证明。他观察到,在叶子生长以前,植物就放射出一个具有叶子外形的能场基质,然后叶子就按照已存在的样子生长。
    推广机构
    有意人生一阶:诚意正心
    推广课程
    有意人生一阶:诚意正心